service phone

Design Works 1

service phone

小三要上位我让她人财两空

文章来源:admin    时间:2021-10-19

  

  洗完澡,我们各自坐在床头玩着手机,突然,李毅的电话响起,李毅看了一眼说:“客户。”便拿着手机去了阳台。

  10来分钟以后,他终于打完了电话,对我说:“合同内容还存在问题,客户约我当面谈,你先睡。”说完变穿戴整齐,拿着车钥匙走出了家门。

  我和李毅是大学同学,两人都从农村出来,毕业以后选择留在这座城市打拼创业,什么苦我都陪他吃过,我们承办了一家少儿艺术培训机构,如今算是小有起色,我们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,想着李毅最近日夜不着家,我拨通了私家侦探的电话。

  当私家侦探把一沓资料放在我面前时,我的心逐渐发凉。我没想到小三竟然是我们培训机构的舞蹈老师米雪,而米雪是我自己面试招进来的。

  “杨女士,米雪是今年才毕业的,家境一般,他和你先生在一起两个月了,你先生给她在维也纳森林租了一套200平的大平层,还送了她一辆宝马5系,而这一些就是他们日常相处的照片。”私家侦探拿着资料对我说。

  看着照片里米雪苗条曼妙的身段,白皙的皮肤,还有一双满含水波的媚眼,我作为女人也自愧不如,难怪李毅被她迷得不着家。想着米雪住的大平层是我一半的钱,开的车也有我的一半,我的心里酸涩的很,而这么多年职场打拼的经历让我有了更多的清晰的思考:米雪这种拜金女,李毅对她来说只是上位的一块垫脚石,直到她成功跻身上流圈子,榜上富二代才是终极目标,我心里暗自开始打算。

  穿着新的高定,我走入了mcn网红公司,看着负责人带着一个个阳刚不足,阴柔有余的网红从我面前经过,我摇了摇头,这些人眼里写满了欲望,都不是我要找的那一个。

  直到凯出现在我的面前,185的高个子,俊朗的面孔,又自带致郁的艺术家气息,微笑时露出两颗小虎牙,形成了强烈的矛盾感,而这矛盾感对女人却是致命的吸引力。

  接下来我开始包装凯,带他去商场,衣服,手机,手表,包包,鞋子皮带,袖口等物一一采购了一通,导购看着我带着明显比我小的凯疯狂刷卡,投来兴味的目光,却架不住金钱的诱惑,服务热情又周到。

  我从侦探那里了解到米雪每周五会去一家餐厅喝下午茶,当天我便让凯开着车前往那家餐厅。

  米雪靠在窗户边,搅动着手里的咖啡,观察着窗外来往的车辆,直到凯从法拉利下来,我看到米雪的眼睛亮了。

  这时,米雪端着咖啡起身,在经过凯身边时,我见她身形不稳,将咖啡倒在了凯的袖子。

  米雪脸涨得通红,对着凯道歉:“不好意思,先生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真是个好演员,我见犹怜。

  凯转过身,看了眼米雪,轻笑一声,拿出宝格丽手帕,拂去了表面的咖啡渍,轻声道:“没事。”

  米雪见凯反应一般,开始了下一招:“先生,要不我留下你的微信吧,我把干洗费转给你。”

  接下来的日子,凯和米雪打的火热,凯带着米雪疯狂购物,吃大餐,送了她很多名牌包,十足地过着有钱人该有的生活。

  而我的老公李毅这边却像个斗败的公鸡,每天拿着手机心神不宁,据我了解:米雪已经连续请假一周了,这一周也没怎么理李毅,她告诉李毅自己要回老家看望父母。呵呵,看来她还舍不得放下李毅,一边享受着李毅的供养,一边享受着和凯的爱情,真是个高手。

  下周李毅要去杭州出差,而米雪那边也跟凯说自己也要去杭州出差。我知道,机会来了。

  李毅与米雪进酒店10分钟后,我让凯拨通了米雪的电话,因为我了解李毅,现在正在兴头上,米雪舍不得李毅就必然要支走凯。

  “砰砰砰”门被拍的震天响,打扰了正在兴头上的李毅,李毅难忍怒气,套上裤子,开了门。

  门口是怒气冲冲的凯,李毅一脸懵,米雪来不及整理衣裙,看着门口两个男人,心里衡量下,突然哭出声,对着凯说,:“凯,我们领导叫我来房间谈工作,没想到他,他竟然图谋不轨,呜呜呜……”

  一个小时后,我收到凯的短信:“姐,一切照计划进行,我跟米雪提了分手,我已经来广州了。”

  回去以后,我退掉了租来的房子和车子,米雪在被凯分手后来到了凯之前的房子,被告知凯已经搬了而且这房子是出租房,然后拎着凯送她的Hermes包包来到二手奢侈品店时被告知包是假的,米雪才明白凯是假富二代。

  瞅准时机,我跟李毅摊牌了,拿出侦探给我的照片,我放在李毅面前,李毅怯怯看着我:“老婆,我,我……”

  李毅突然跪在我面前:“老婆,我一时糊涂,我现在跟她断了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犯错,都是一时糊涂呀。”

  李毅坚定地看着我:“我保证,老婆,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们阳阳还需要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  接下来的日子,我俩正常生活,李毅准点上下班,一有时间就粘在我身边,除了没有夫妻生活,我俩和正常夫妻一样。

  米雪打来电话的那天我和李毅正带着儿子在游乐园,儿子在旋转木马上开心地笑着,电话响起,李毅拿出电话,来电显示是米雪,李毅主动开了扩音,扬声器传来米雪的声音:“阿毅,我们能见一面吗?”

  见面地点仍是米雪常去的那家餐厅,米雪穿着白色连衣裙,瘦弱的身躯和苍白的脸庞,有一种我见犹怜的病态感。

  我搅动着手里的咖啡,看着门口焦急地望着我俩的李毅,淡淡道:“你确定孩子是李毅的吗?”

  说完,我拿出米雪和凯在一起时的亲密照片甩在桌上,每一张照片还有水印标注了日期。

  米雪被我激怒了:“李太太,我也就破罐子怕摔,给我2000万,我和李毅的事一笔勾销,要不然我就把我和李毅的事公布出去。”

  我笑了:“呵呵,那我就求之不得了,我正准备和李毅离婚,你公布了我就让李毅净身出户,你看法院会怎么判。男人嘛,不好可以换一个,还是说你准备以后守着穷光蛋的李毅过日子,你和凯的这些照片我也可以公布出去,到时候你就是社会上人人唾弃的破鞋,我让你这座城市无法立足。”

  我悠悠然道:“谢谢夸奖,谢谢是你让我变得这么狠心。”说完,我拎起包走出了餐厅。

  回到家,李毅几次预开口问我聊天内容,我都闭口不言,出轨的男人就像掉在屎里的钱,在捡与不捡之间纠结,背对着他,我终于下定了决心,拿出手机联系律师,准备商量离婚事宜。(全文完)

地址:     座机:    手机: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    技术支持:凯发娱乐传媒    ICP备案编号: